萍乡市四位失独老人的儿子和媳妇双双出车祸特别感谢试管婴儿技术让我们获得代孕的孙子

  

大家好,杨刚是我儿子,彭丽是我的儿媳妇儿,我们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一家四口和和睦睦的,但是这一天我的儿子和媳妇儿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们成为了失独老人,儿子和媳妇儿的墓碑也是刚刚立好的,碑上面其实有一行空着的位置,就是为她们的孩子留下的,杨刚和彭丽都是我们两家的独生子女,在一场天灾人祸面前夺走了她们的生命,还记得在车祸发生的时候,我们的孙子还是一个体外授精的胚胎,被冷冻在零下196°的液氮罐里面,我们为了让这个胚胎成为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能够为我们杨家和彭家留下一个后代,我们四位失独老人邀请了律师打官司以及寻找一些代孕机构,我们想了一切的办法。

 

  

 

  

胚胎到底是属于生命还是属于什么物其实是没有明确的规定的,那么怎么样老人们重新获得胚胎的监护权和处置权,然后怎么将一枚胚胎看变成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又怎么把四枚胚胎送出国进行代孕呢?怎么让代孕的孩子成功回国之后拥有中国国籍等等,这些都是问题。四位失独老人从孙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儿子和女儿的声音,尤其是笑的时候,笑的是那么的甜,但是孙子永远见不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了。

 

  

 

  

孙子的小名叫乐乐,当时还记得没有医院敢接受受精的胚胎,我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受精胚胎的场景,大约就像一根筷子长的玻璃导管,里面充满着白色的雾气,里面其实什么也看不见,这是我儿子的精子和儿媳妇儿的卵子所结合的受精卵,就藏在这团白雾里面。从这枚胚胎形成的开始,就一直保留在我们当地的医院,也就是当时儿子和儿媳妇儿选择做试管婴儿的医院,她们二人过世了之后,四位失独的老人就打听了大约近一年官司获得胚胎监督权以及处置权的成功率,她们也是想把自己的后代取出来。当时我老公去拿着法院的判决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医院,当时他以为只要是有判决,那么就可以直接取出胚胎了。但是医院开出了两个条件:第一,当地的法院执行庭的人一起来拿;第二,胚胎只能够转给医院,是不能够转给个人的,这是需要另外一家医院开出接收证明的。

 

  

 

  

我们家在当地还是算一个小有名气的生意人,人脉也是十分的多,可是找到一家医院开出接受受精胚胎的证明还是十分困难的,由于这个时候儿子和儿媳妇儿已经离世了,是不能够对胚胎进行移植的,并且代孕在中国其实是违法的,没有任何的医院敢接受他们的。老公为了绕过这个接受的证明,医院的大小领导都是不同意的,后来连面都难得见上了,有一次在一个饭局上,有个人向我老公介绍了一个靠谱的人,可以托关系把胚胎弄出来,当时我老公也没多想什么,送钱又送礼的可是后来电话直接使空号了。一直到2015年的年初我们在一家代孕机构的帮助下,在老挝的一家医院开出了这份证明,然后我们和代孕机构还分别购买了液氮存储罐,来保证胚胎一直都是处于摄氏度零下196°的液氮环境里面,其实拿受精胚胎出来是十分快的,大约只是用了十几秒的时间,我们就把受精胚胎的导管取出来了,并且迅速的插入了我们自己带来的进口液氮罐。

 

  

 

  

后来我们直接赶到了老挝找了一个合适的代孕妈妈,进行了代孕,一晃十个月就过去了,现在我们的孙子已经两岁了,虽然他没有爸爸妈妈,但是还有爷爷奶奶在,不怕,乖孙子,爷爷奶奶会保护好你的,不会让你爸爸妈妈在天堂失望的。